股票开户是否有风险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市分行、辽宁省分行违规处理案件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固原股票配资-股票配资网_股指期货配资_股票配资公司排名

工商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从轻或减轻处理,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资金股票开户是否有风险的,《暂行规定问答》第31条,通过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嫌疑人和资金、通过自查发现违规问题并落实整改的,检查人员、该级自查部门、机构负责人及以上级机构(含部门)有关责任人员适用从轻或减轻处理原则。市行调查组对赵文育案件就是根据通过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嫌疑人和资金,从而减轻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


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市分行、辽宁省分行

违规处理案件

省银监局领导:

您们好!

我叫孟凡影,是一名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分行洛阳路支行的员工。本人现举报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分行、辽宁省分行违规处理案件,请省银监局领导严肃查处此事件,还事情一个真相,还我一个公道。

事情简要经过如下:2008年12月5日,锦州分行洛阳路支行发生了一起赵文育(柜员)挪用商户资金案,案件金额260余万元,我是时任的营业经理之一。案件发生后,锦州分行成立了案件调查组,经过11个月的调查审理,于2009年11月6日做出了处理决定,只有我一个人被解除劳动关系。本人由于对锦州分行调查组的调查权限、案件的定性、处理的公平性、涉及的人员范围、调查该案件的方式方法、案件的透明度等存在巨大异议,因此于2009年11月9日向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进行了申诉。等待了一个月后,2009年12月4日,中国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受总行的委托,组成联合调查组来到锦州,对该案件重新进行调查审理。又经过二个月的调查审理,省行调查组于2010年2月4日在锦州分行会议室当着我和锦州分行纪检、人力部门工作人员的面,口头宣布恢复我的工作关系。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可是恰恰相反。2010年4至6月,我在锦州分行行长高天振的强烈要求下,上了3个月的班。2010年7月,锦州分行要求我写一篇对案件的认识,说写了才可以办关系,我没有答应,因为我们支行的所有案件责任人在案件发生后的第十天都已经写过了,并交给了支行纪检员。就此情况我也找过辽宁省行和总行,但他们却改口要求我写“自己错误的检查”,而且内容写什么都可以,我认为这是对我的刻意刁难,也就没有写,他们便告诉我,“不写就不研究”。工商银行对我的种种欺压、刁难、欺骗、拖延,最终导致了我于2011年9月26日在锦州分行门前发生了喝药自杀的行为,精神几近崩溃。2011年11月,现任锦州分行行长李爱民请锦州市审计局(我爱人单位)领导帮助调解,没有调解成不说,还致使我爱人和单位领导弄得很不愉快。调解不成后,2011年12月27日,锦州分行再次下达了对我的解除决定,但这次解除决定的依据与赵文育案件一点关系都没有。时至今日,省行调查组未下达赵文育案件的第二次审理结果或处理意见,对我的处分是什么还是不知道,未对我申诉材料中提出的问题给予答复,锦州分行也不给我恢复或办出人事劳动关系(我的人事劳动关系处于未完全办出状态)。案件发生至今已股票开户是否有风险三年多,我和我的家人还在承受着工商银行带来的额外折磨与伤害!

下面是工商银行违规处理案件的事实及依据:

一、锦州分行市行调查组颠倒黑白,瞒报案件的性质。

工商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从轻或减轻处理,(三)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资金的”,《暂行规定问答》第31条:“通过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嫌疑人和资金、通过自查发现违规问题并落实整改的,检查人员、该级自查部门、机构负责人及以上级机构(含部门)有关责任人员适用从轻或减轻处理原则。如二级分行某专业部门在组织检查时,发现了其辖属某营业网点的经济案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控制了涉案嫌疑人和资金。上级行在落实责任时,二级分行该专业部门检查人员、该自查部门、机构负责人及一级分行有关责任人适用此款。被查网点相关人员及所属支行负责人、其他有关责任部门等按《处理规定》追究相关责任,不适用此款”。

市行调查组对赵文育案件就是根据“通过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嫌疑人和资金”,从而减轻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但赵文育案件的性质根本不是自查案件,也没有有效控制资金。案件发现经过如下:赵文育从2007年1月至2008年3月间连续作案,

2008年5月后不再从事特约商户的记账工作才停止作案,涉案金额2,643,000.14元,最终造成损失金额约164万元。该案件被发现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在2007年1月至2008年5月赵文育从事特约商户记账员工作期间,中百商厦由于帐户资金与会计帐不符,其财务人员王志红曾多次到支行找赵文育问其原因,赵文育以记串帐户等理由进行推托。期间锦州百货大楼也因差帐来找过;第二阶段,2008年5月至2008年11月25日赵文育休假前,王志红又多次来找,特别是后二个多月,中百商厦即将面临年终财务结算,财务人员找帐的次数更加频繁,期间赵文育不再担任特约商户记账员工作,接任的人员无法解释,赵文育便主动帮忙出面解释、推托。11月中旬,王志红因气愤找到时任主管营业部的支行副行长何江,要求进行对帐,何江便委托检查辅导员曹凤岩帮助查找,但一直没查出来;第三阶段,2008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赵文育休假期间,王志红又多次找到支行,迫于压力,何江副行长于2008年12月1日组织支行中层人员进行查帐,仍没有结果。但这些并未引起洛阳路支行领导与相关人员的重视与警觉,意见是等到赵文育上班后再进行查找。第四阶段,赵文育休假期满后,以有事、出车祸等理由推迟上班,同时又拒绝支行人员的探望,此时有些引起支行的警觉。支行行长苑股票开户是否有风险丽君因事,12月1、2号未上班,3号上班后补召开周例会,曹凤岩才将中百商厦前来找帐情况进行汇报,苑丽君行长知道此事后当即决定成立专门查帐小组,即刻进行帐务核查工作。另一方面,派出人员寻找赵文育。直到12月5号17:30分,也就是在发现赵文育宾馆自杀未遂的同一时间才发现案件线索。试问:这样一个案件如何能够定性为自查案件?造成约164万元的损失怎能说有效的控制了资金?《关于洛阳路支行通过业务自查发现赵文育挪用特约商户资金陈案的报告》中汇报的情况根本就不是真实情况。

同时,《关于洛阳路支行通过业务自查发现赵文育挪用特约商户资金陈案的报告》中汇报的内容也是漏洞百出,进一步说明其是编造的。报告中提到:“为贯彻落实省行银行卡处领导近期来我行调研时的各项工作部署,特别是加强内控案防工作的要求,以及省行《关于开展银行卡特殊业务管理专项检查的通知》要求,结合年终决算准备工作,我行于12月1日开始对今年前11个月账务进行全面核对,12月3日发现“中百商厦”的账务有长款情况。经安排专人与“中百商厦”财务人员面对面对帐,确定特约商户账务确实存在问题”,“

另一方面,加快账务核查的进度,于12月5日17:30分发现1笔由赵文育于2007年11月27日经办的业务,金额为159,198.40元,并未记入中百商厦企业结算卡账户,而是记入由其控制的“聂澍一”名下的银行卡中”,试问:1、支行金网帐户资金都是借贷平衡的,日终帐务都是轧平的,怎么能够通过对前11个月帐务进行核对发现“中百商厦长款情况”?要想发现“中百商厦长款情况”,必须要与中百商厦财务帐进行核对才能发现。如果是中百商厦找帐在先,就不应属自查。2、如果是自查,赵文育由2007年1月至2008年3月一直在作案,无论是采用“顺查”法,还是“逆查”法,为何查出的第一笔是在2007年11月27日?实际情况是中百商厦财务人员发现几笔金额有问题,支行查帐人员按这几笔金额查找才发现的第一笔。3、如果每年年终为决算做准备都要查帐,为何没在2007年年末查帐时查出该案件?难道只有2008年年终决算才查帐吗?4、为何没在日常的总会计检查、省市行的各种业务检查时查出?5、2008年1月发生沈岚挪用资金案后,省市行要求各支行在全行范围内展开业务自查,这时赵文育作案也已经一年了,为什么这次自查没有查出?6、赵文育作案时间长达一年多,为何没在2007年年末与客户对帐时查出?难道不与客户进行对帐吗?如果对帐了,对帐单与客户财务帐有差异,客户难道不找吗?如果客户找了,难道能说是自查吗?7、市行对省行的《关于处置“赵文育事件”情况的报告》中“另一方面,加快账务核查的进度,于12月5日17:30分发现1笔由赵文育于2008年1月6日经办的业务,金额为161,206.06元,并未记入中百商厦企业结算卡账户,而是记入其个人银行卡名下”,为什么支行对市行、市行对省行的报告中所发现的第一笔时间及金额不一致,不自相矛盾吗?到底哪个是事实?真相就是都是编造的!8、最为重要的一点,市行调查组根本没到中百商厦、百货大楼等单位调查取证,仅凭洛阳路支行第二天递交的《关于洛阳路支行通过业务自查发现赵文育挪用特约商户资金陈案的报告》就可以给案件定性吗?

总之,如果没有中百商厦财务人员的多次前来找帐,没有中百商厦财务人员帮助查帐,根本查不出赵文育案件。因此,该案件根本就不属于自查案件,上报自查纯属欺骗省、总行,欺骗社会。而且该案件也没有对资金进行有效的控制,根本就不适用“通过自查发现案件且有效控制涉案嫌疑人和资金”的条款。

二、锦州分行成立无权限的调查组审理案件。

工商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十五条规定:“50万元(含)以上经济案件责任人由总行负责审理”和《暂行规定问答》第17条规定:“发生50万元(含)以上经济案件,一级分行在报送总行审理前,应按照案件审理工作要求,认真进行审理,并提出对相关责任人处理的意见,经本行有权机构审议后,方可报总行监察室审理”,而该案件的涉案金额为260余万元,锦州分行市行调查组根本无权限对此案件进行审理,必须由省行组成调查组对此案件进行审理,提出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后,再报总行监察室进行审理。我不知道省行在案件发生时为什么没有派出调查组,可能是市行瞒报了案件金额或其他什么原因吧!

三、市行调查组作出的处理结果极不公平、极不公正。

1、市行行长高天振。《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三十九条规定:“凡任期内辖内发生两起百万元(含)或一起五百万元(含)以上经济案件的二级分行行长及……,应先责令或引咎辞职,再视情况予以处理”,锦州分行行长高天振任期内(2008年)已连续发生沈岚、赵文育(都已经过司法机关审判)两起百万元以上案件,理应被责令或引咎辞职,没有资格担任此案件的调查组组长,更无权签署对我及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决定。但实际情况却是高天振不但一点处分也没有,自己也未引咎辞职,也未被责令辞职,而且于2011年初被调任到辽宁省省行任某部门经理。由此我也怀疑存在瞒报案件金额的问题!

2、前任支行行长王囡。《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未履行管理职责,(一)对政策、制度、规定、办法未按要求传达、贯彻和组织学习的;(二)对员工未按规定的要求及内容进行上岗(换岗)培训的;(三)未按要求组织实施监督检查并督促整改的;(四)对事故或案件暴露的问题,未及时整改或采取措施的;(五)对已发现的重大问题和风险隐患不报告也未采取措施的;(六)其他未尽管理职责的,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除劳动合同”,王囡已全部违反以上六条规定,她的混乱管理是造成此案件至关重要的原因,已经造成了严重后果,理应被解除劳动合同,但实际结果只为记大过。混乱管理事实如下:1、2008年1月发生沈岚百万元以上案件后,支行未按省市行要求在全行范围内展开全面深入的自查,未发现赵文育案件,可见自查流于形式;

2、本人及其他营业经理接任营业经理工作时未经过上岗前的培训;3、本人担任营业经理期间,未通知本人参加过有关营业经理的各项培训,也从未参加过支行的任何业务会议,未收到相关文件资料;

4、本人根据上级文件多次通过营业部主任向王囡提出增设一名营业经理的建议,但均遭拒绝;5、我本是营业部副主任,王囡采取欺骗的手段将我骗至营业经理岗位;6、本人由于上岗匆忙没能经过岗前培训,因此多次向王囡提出不能胜任营业经理工作,但均遭拒绝(王囡原话:“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7、其他各市早已启用新版打印凭证,而我支行直到赵文育案件发生后才启用新版打印凭证(之前支行库房长时间存有新版打印凭证,只是没人告诉其使用,监督中心也未要求);8、案发前,支行一直采用手工记帐方式给商户记入银联资金,给赵文育作案留下了可乘之机,其他市早已启用直联POS方式,可见支行业务发展滞后;9、支行对帐环节存在漏洞,无专门对帐人员。文件要求对帐单应由客服部人员送达,而实际却由市场部人员送达;10、营业部无人愿意接替同城交换员工作,王囡采取冒名顶替的方式由市场部副主任陈景彬在“人员交接登记簿”上签名接任此工作,而实际上由营业部谭春波同志替其到交换所跑交换,以蒙蔽各级检查,此现象也是时任总会计默许的;*11、王囡在营业厅座席期间对赵文育在一线营业室内用私人电脑上网炒股视而不见,正是她的放任致使赵文育有机会长时间炒股,给工商银行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赵文育挪用资金主要用于炒股)。

3、时任支行行长苑丽君。《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七十二条规定:“违反突发事件……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除劳动合同。(二)突发事件发生后,未按要求报告或漏报、瞒报的”,苑丽君瞒报案件性质为自查,理应根据其情节给予相应的处分,但结果却是作为案件有功之臣,无任何处分,而且于2010年9月调到市档案局任副局长,在二次审理(省行调查组)结果未下达的情况下,她为什么要走?要知道一个支行行长的薪水要比档案局副局长的薪水多很多!

4、总会计鲁旭。《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违反总会计管理规定,(一)未按规定及时对派驻机构会计科目使用、账户管理、业务核算异动等情况进行监测分析的;(二)未按规定频率和内容对派驻机构的各项制度执行情况及业务核算有关事项进行现场巡查的;(三)未按规定对中间业务收入冲减、业务数据(信息)变更、大额及重要业务进行逐笔审批的,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除劳动合同”,总会计鲁旭未能及时发现金网挂账资金的异动,在进行现场巡查时未对营业经理的工作方法提出异议,在日终审查会计人员记帐凭证时未发现赵文育所做凭证户名与凭证后的金网附件不符,同属造成严重后果,如果按金额划分也远远超过50万元,理应解除劳动合同,但实际处理结果仅为记大过。

5、营业经理。《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违反营业经理管理规定,对营业网点的重要事项、特殊业务未尽职审批或授权,……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除劳动合同”,四个营业经理中杨娟被记大过,孟凡影被解除劳动合同,曹凤岩被记大过,刘永泉已于一次审理(市行调查组)期间调离工商银行,处理结果不详。杨娟虽然授权金额未达到50万元,但赵文育作案的最初4个月都在她的任期内,如果她能正确履职,及时发现问题,就没有后面事件的发生。还有,我们后面3个授权人也是一直沿袭她的工作方式,才导致赵文育长时间作案,难道她不属于第三十三条(九)规定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吗?再者,本人认为营业经理应该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虑处理,能说某一个营业经理造成赵文育2,643,000.14元的经济案件吗?能说杨娟任期时间短、授权金额少就幸运,我任期时间长、授权金额多就倒霉吗?为什么要完全按授权笔数和金额进行衡量,而不综合考虑未培训、制度漏洞、管理混乱等实际情况呢?

6、监督中心人员。《内控手册》规定:“监督中心(五)6、必须对内部各类自制凭证的内容是否真实、合法,相关内部科目的资金流向是否合理,审批权限是否符合规定进行审查;7、必须审核规定的外来大额凭证基本要素和对转关系”,《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监督检查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三)按制度规定、监督检查方案,应监督检查未监督检查或应发现未发现问题的;(六)其他未按规定要求尽职监督检查的,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除劳动合同”,监督中心人员其中有人监督审核金额已达到50万元以上,如果按金额划分,也应被解除劳动合同,而实际结果却只是对监督中心所有人员扣减绩效收入。为什么监督中心不按每个人审核的金额和笔数问责,而做为一个整体进行处理呢?《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营业经理就要将金额和笔数落实到每个人,而监督中心就要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处理啊!

总会计与监督中心在业务处理环节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完全有责任、有能力发现案件的线索,制止案件的发生,从工作性质讲总会计、营业经理、监督中心都属监督检查,为什么三者的处理结果相差这么大?

7、其它相关责任人的处理结果(略)。

综上所述,无论是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本人认为市行调查组做出的处理结果极不公平、极不公正,严重违规。如果定性为自查案件,所有人都应该适用减轻处理的原则,为何只有我一个人不适用(如果适用我也是记大过)?如果不是自查案件,为何只有我一个人适用《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其他人又都不适用了呢?在案件发生后市行监察室送我的一张光盘中看到,总行监察室授课老师曾讲:“《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加重了对领导阶层的处理处罚,而对员工的处理处罚更加人性化”,但就此案件看,领导阶层没有一个解除劳动合同或开除的,有的甚至没有处罚,还是保护当官的、牺牲我一个普通员工啊!就是这样的人性化吗?说的与做的根本就不一致!

四、市行调查组在审理案件中存在问题。

1、办案不求真相、不公开、不透明。

(1)该案件在市行调查组处理期间,没有任何一个副行级以上领导找过本人谈话,了解情况。本人在人力资源部申诉时,曾通过办案人员要求与市行行长、本案调查组组长高天振进行谈话,反映案件有关情况(在谈话记录中有记载)。人力资源部麻同鑫经理对我的答复是:《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中没有规定市行行长要与案件责任人进行谈话(答复记录中有记载)。我想,《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中也没有规定市行行长就不能与案件责任人进行谈话!此事可见锦州工商银行普通员工要向领导吐露心声是多么难!更何况此案件非小案件,足见高天振对此案件及我本人极不负责任。

(2)市行调查组在与本人进行核实情况时,根本不许你谈其他涉案人员的情况,只能说你自已的情况。因此,我想市行调查组在对王囡管理问题的记录中,只说了对此案件发生负有管理责任,而我前面提到的管理混乱的事实肯定少之又少甚至没有。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认真调查,没有给大家说话的机会,同时证明市行调查组不求真相的态度。

(3)在《关于对孟凡影同志责任认定不同意见的答复》中对本人在“没有接受岗前培训情况下上岗”、“延续前任营业经理的工作方法”、“没有参加过上级行组织的营业经理业务培训班”、“没有参加支行有关业务会议”等根本没有明确的答复意见,而却提出“可以不接受聘任及没有对支行的聘任提出异议”的观点,这说明调查组根本没有去认真调查,不了解真实情况。本人是被王囡由营业部副主任骗到营业经理的岗位上,事后曾多次向王囡提出不能胜任营业经理工作,要求换岗但都被拒绝。营业部所有人都可以证明。

(4)市行调查组调查期间,大约2009年6月份,市行调查组曾组织召开由市行全体班子成员、赵文育案件所有责任人参加的一个会议,会议内容为:要求所有案件责任人不要到上级行乱找、乱说,现在市行与上级行之间有一定的沟通能力,乱找、乱说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要是总行调查组下来调查就不是现在的结果了。这样的一个会议可见市行调查组不求真相、努力隐瞒的态度。

2、办案不严谨。

(1)在赵文育案件发生的第二天,便上报赵文育案件属自查案件,根本没有到商户“中百商厦”、“百货大楼”等单位进行调查取证,仅凭洛阳路支行递交的《关于洛阳路支行通过业务自查发现赵文育挪用特约商户资金陈案的报告》就草草给案件定性。

(2)在《关于解除孟凡影劳动合同的处理决定》(工银辽锦发〔2009〕334号)中,将本人的入行时间误写为1992年10月,实为1997年12月;在“同时依据《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工银发〔2008〕35号)第一百一十条……”中,工银发〔2008〕35号文件不是《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而是《关于印发<员工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的通知》,可见其不严谨、不负责任。

3、办案互相推诿。

在宣布本人处理结果的二个月多前,市行调查组对本人提出案件相关问题有个《答复》,本人想要一份复印件,可结果是人力资源部让我找监察室要,而监察室却让向人力资源部要……我不知道他们怕什么,但最后我还是没有拿到《答复》的复印件。

4、处理结果不公平、不公正,对案件及相关责任人不负责任。见“市行调查组作出的处理结果极不公平、极不公正”。本人在向市行调查组反映处理结果不公平、不公正时,麻经理对我的答复是:“组织决定,个人爱莫能助”,可见市行调查组专横、自闭的态度。

5、办案手段卑劣,一直以“渎职罪”吓唬相关责任人。

2009年10月14日,在一次与市行监察室主任王大伟的谈话中,王大伟说:市行在召开全体相关责任人的大会上,曾讲过市行没有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渎职问题,体现了市行对员工的保护、爱护的心态,其中也包括对我。他还说:追究渎职问题是以造成损失和后果来进行的,标准是50万元以上;领导只追究领导责任、管理责任,而直接责任人却要追究渎职问题。我是直接责任人之一,由于任期时间长,我的笔数和金额也是最多的,那么理所当然的就要追究我的渎职问题了!之前在案件调查过程中,市行调查组调查人员也跟我说过渎职问题,但我实在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怎么说的了。

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市行调查组在案件处理过程中一直以“渎职罪”吓唬相关责任人,尤其是我。

五、省行调查组不负责任,至今未作出对赵文育案件的审理结果或处理意见,未对我的申诉给予答复。

2009年12月、2010年1月辽宁省分行受总行的委托,成立了由监察、会计个金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赵文育案件进行了2个月的调查审理,期间找我进行了3次调查。2010年2月4日,省行调查组在锦州分行会议室当着我和锦州分行纪检、人力部门工作人员的面,口头让我回行上班,处分看以后的工作表现。直到现在,省行调查组仍未下达案件的第二次审理结果或处理意见,也未宣布对我新的处分,未对我申诉材料中提出的问题给予答复。

我真的不明白,省行兴师动众的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却只口头让我回行上班,为什么不出具书面的审理结果或处理意见?市行调查组的处理结果到底对不对?为什么迟迟不下达对我新的处分?说好的要对我申诉内容给予答复,为什么不答复?让我回行上班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恢复我的工作,为什么市行不给我恢复办理关系?如果不是恢复我的工作,那只能说是对我的欺骗!还有为什么我不写“对案件的认识”或“检查”,组织就不研究此事?案件的审理结果难道不应该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依据规章制度作出吗?案件的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规章制度早已定下,为什么省行调查组就是作不出书面的、明确的审理结果或处理意见呢?

以上所述均为事实,本人有相关的谈话录音等作为证据,并对自己的言行负全责。请银监局领导重视此事,查清事实,对赵文育案件相关责任人及处理案件的相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处理!

诚谢

为盼

举报人:孟凡影

2012年3月1日

联系电话:13704165086